鬼故事太晚就别坐公车了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儿童文学 100浏览

鬼故事太晚就别坐公车了

    我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捏着那张皱皱的车票从车站里面出来,走到停车场。

    期间很安静,车站里都没有多少亮光,我看着回家车的昏黄灯光,才找到了上车的地方。     上了车才发现,安安静静的车厢里已经坐上了几个人。     但是他们清一色的散落坐着,都低着头或玩手机或睡觉。     “真是见鬼,司机!还有多久开车?!”我随便走到最后边坐下边说。     我没有看到,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这些低头的人都抬起了头。

    我只是看着司机,我不喜欢这车的安静,我想知道具体回家的时间。

    司机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阴沉沉的看着我。     我被他这目光一注视不由背脊发凉,打了个寒颤。

    摸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我不再说话,低着头玩起了手机。

    玩了一会就又上来了几个人,我抬头看看,他们也都看着我。

    他们有着,和司机一样的目光。     我刚酥软下去的寒毛又一次竖起,迅速低头不再看他们。     真是见鬼了,要不是加班没赶到车,我至于受这个罪吗!    接下来,只要有人上车,我就会感觉到有目光看过来。     可我不再抬头,也不敢抬头了。

    到最后,我身边坐上来一个老婆婆。     她对我和蔼的笑了一下,这一笑虽说温暖,但是她那没有牙齿的嘴巴看起来就像深深的窟窿,就好像,下一秒,就可以把我吸到里面去。     我又一次感觉到了害怕,但是我还是有礼貌的回了一个笑容给她。     我看看四周,人已经坐满了。

    司机也开始发动车了,我继续低头玩手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约一个小时罢,我再抬头发现周围的人少了一半!    可是车根本就没停过!!    而且我突然想到,车开出停车场不是要过安检吗?!    这车过了安检的地方的时候,也没停下过!    我回想一路上发生的事情不由得更加心灰意冷,其实这些离奇的事情我都看过了,应该在刚开始就下车的!    我没发现我想这些的时候,剩下的人都看我这边来。

    等我后悔的回过神来时,整个车厢的人都围绕了过来。     包括司机!    可是这车还是继续平稳的开着!    他们都阴沉沉的看着我,我看向老婆婆,看见她幽森的瞳孔倒映着的恐惧的自己。     我晕了过去。

    我以为我这一晕就醒不过来了,可没想到我醒来了。

    我看着天空中的浓浓烈日不觉得刺眼反而觉得解脱,还好,我还没死。

    可是当我坐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没见到过的貌似悬崖的底部。

    旁边有散落的公车碎片和点点人骨。

    我就躺在这些废墟的正中间!    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深刻的绝望。     后边是森林,进的去不一定出的来。     前边是万丈深崖,爬上去不一定上的去。     进退两难。

    可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我在废墟中随便捡了点可以支撑身体的东西,一步一步的往崖上爬着。     磨破了手,头上脸上也都沾满了灰。

    当我爬到山腰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     晚上,会有更多的危险。     我撑着疲惫的身子,坐在了一个山洞前。     突然,我低头看见一大片一闪一闪的绿色光点向我过来。

    不好!这里还有别的生物!    我飞快的爬向山顶,用了我最大的速度与潜能。

    等我精疲力尽的躺在山顶的时候,月亮已经到了头顶了。

    我看着回家的路,就这样躺着。     等明天,我就有救了。

    突然,远处过来一片灯光。     黄黄的灯光向四处射着,我费劲的坐起来。

    虚弱的伸出手向那光源晃去。     “嘎吱”车在我身边停下来。

    “张子!没事吧?怎么这么晚还一个人在这?”是我们村的司机阿李叔!    我看着熟悉的人脸,不由的热泪盈眶!    我有救了!    “阿李叔!我。

。

我不小心被司机丢在这里了!走了太久很累,所以现在还在这里!”“原来是这样啊!张子,快上车!阿李叔带你回家!”    “哎!好,阿李叔谢谢!”    “不客气,坐稳了啊!”    我坐着阿李叔的公车,整个人才彻底的放松下来。     车后边还有一个小姑娘,我问阿李叔,他说是路上碰到搭一程的。     我不再疑问,摸着裤袋想掏出手机看看几点。

    不过,我没有摸到手机。

    我摸到的是一片温热。

    我低头,看见自己的腰上有一只血淋淋的手。

    白色的骨头在车厢里显得异常诡异,“啊!阿李叔!你看我的腰!有一只人手!”    “张子?”阿李叔转头,疑惑的看着我。     我再低头发现,腰上已经没有东西了。

    可是,那种温热的触感,清清楚楚的白骨血肉,我知道我没看错。     我不由得再次摸到腰间,却又一次摸到了人骨和热血。

    看着手摸着的地方,什么都没有。

但是却还是有触感,粘粘的,热热的,腥臭的令人发呕。     我的寒毛又一次竖起,转身看看小女孩,却发现她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车了。

    又是这样!    怎么和刚刚之前一样?!!    莫非。 。 。

    我僵硬着看着阿李叔的背影,突然看见阿李叔是用一只手开车的,而另一只手血淋淋的插在腰间。

    突然,阿李叔转身。     嘴巴一张一合的说道,“张子,太晚就别坐公车了。

”    我看着那个像黑色窟窿的嘴巴,看着里面血淋淋的红色,再也醒不过来了。     后来,我才知道,阿李叔在前几天刚死了,出车祸死的。     有只手被车里的零件割的血肉模糊。     而这辆车上的小女孩和那辆车上的人们,其实都是出车祸死掉的人。

    那个悬崖底部,那些残骸其实是掉落山崖的一辆末班车,而掉落的时间刚好是年末,满满一车的苦命人都葬身崖底。     而我,已经加入了他们中的一员。     在夜晚的公车上等待着你们的到来,等你们接了我的班,我就自由了!    太晚了,你还敢坐公车吗?快来吧!这样我就可以解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