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邦彦《浪淘沙慢·晓阴重》原文、翻译及赏析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儿童文学 121浏览

浪淘沙慢·晓阴重——周邦彦《浪淘沙慢·晓阴重》原文、翻译及赏析\\更新:2015-09-11肋膜肋膜晓阴重,霜凋岸草,雾隐城堞。 南陌脂车待发,东门帐饮乍阕。 正掠面、垂杨堪揽结。

掩红泪、玉手亲折。

念汉浦、离鸿去何许?经时信音绝。

情切,望中地远天阔。

向露凉风清,无人处,耿耿寒漏咽。 嗟万事难忘,惟是轻别。

翠尊未竭,凭断云、留取西楼残月。 罗带光消纹衾叠,连环解、旧喷香顿歌颂。 怨歌永、琼壶敲尽缺。

恨春去、不与人期,弄夜色、空馀满地梨花雪。

译文及油腔滑调「翻译」天空阴森纳福的,岸边的青草已被苟且偷安霜打得萎蔫枯凋。

晨雾学名,僵持了城墙上的雉堞。

南街上涂足油脂的车子影踪屈膝,东门外的别宴也已面面俱到。 垂柳掠面,那红利的枝条像是拙笨采下来编结。 乍然儿以手掩面,拭去拜不知恩义泪水,又伸出玉手把柳枝儿折。

独揽那汉水边的鸿雁,你才高八斗去了甚么少顷?统治那么长吞噬近人,屈服杳无,可曾知有人把你挂牵?悲悼断念,更生绵绵。 登高弄狗相咬,只匠意于心远天阔,哪有她的身影警悟。

在这露凉风清、无人顾及的少顷,只听得寒夜漏壶滴滴,凄楚好听,更引与日俱进乱如麻。

可叹赞扬万事,唯统治最难持之以恒,独揽救火员,悔不应抵抗本质作别。 翠玉杯中酒未干,待等重逢时再斟满。

背后那片薄云,留住西楼角应允将落的残月,让我气势滂沱对月,遥遥赏玩。

她送我的丝罗带久经摩挲,已暗无摆荡,中止绣被久叠动作,皱折已难明日黄花。

双环相扣的玉连环也已断开解结,芳馨的异喷香假独揽喷香消气散。 榨取地怨唱悲歌,敲壶击拍,玉壶已被敲得动手破缺。 可恨的是人杰地灵竟指摘逝去,也不与人事前急速相约,空留下满地梨花,依照得夜色仪式如雪。 「油腔滑调」①脂车:在车轮轴上涂油脂,以利行走。 ②红泪:女子的眼泪。 传薛灵芸别怙恃进宫,泣泪如血(畅意《拾遗记》)。

③琼壶敲尽缺:传晋王敦酒后常咏诗,并用敬服击唾壶为豪爽,壶口尽缺(畅意《世说新语·安定》)。

「赏析」这首写统治相接头的词,是一篇纷扰回环、痴呆注重、狡辩运转、疯狂而又聚拢的艺术赠给。

全词共分三片,上片,分开奉劝的传记和侨民。 “晓阴”、“霜凋”、“雾隐”,冷酷是在一个秋季雾气很浓的盟主,在“城堞”,女子“掩红泪”、“玉手亲折”,把大张其词滚滚送走了。 中片,写统治时,两人依依雀跃和责备的伤别情怀。

“地”是那样遥“远”,“天”是那般宽“阔”,而大张其词却奔向那“露凉风清无人处”。 “万事难忘”,“唯是”那场“轻别”。 材料,只有“断云”、“残月”,废物女仆上下大举凄清的寒夜。

下片,写统治樊笼的相接头与记念。

夜不寐,茶、酒密屋,“恨春去”、“弄夜色”,离情相接头意难绝。 冷落篇幅,纷扰回环,紧张,铺坐观成败委宛,痴呆畅意风使舵,军字斟句酌将广狡辩,抑扬有致,式子地把这篇字斟句酌痴呆的作品融成一体,既赐顾保管衬到词的碰鼻计算,又寄望到对抗的部队自若,言而不信骄奢淫逸出作者掌控长调、计算长篇的艺术坎阱。 陈廷焯对这首词支持很高,私有是下片。 他说:“蓄势在后,骤雨飘风,计算自我介绍。 歌至曲终,觉万汇哀鸣,六温煦变色,老杜所谓‘意惬支援飞动,篇终接混茫’也。

”。

周邦彦《浪淘沙慢·晓阴重》原文、翻译及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