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老房子,亲情文章,工作,当年,情感故事,愚知愚见著,房子,老妈,女流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儿童文学 8浏览

我们的老房子,亲情文章,工作,当年,情感故事,愚知愚见著,房子,老妈,女流文学网

说是老房子是因为那原本是久远的祠堂,位于千年古镇芝英镇,后来遭遇了火灾,我的父母批了那处地基,在我出生的那一年,也就是在1974年终于结束多年租房的日子,也算是老房子的咯。 老房子它记载了太多,是土木结构的,记得小时候,房子四周还很空,不像现在看到的拥挤不堪,是孤零零的,在家就看得见公婆岩。

是老妈当年怀着我推土运泥抬木头,还烧火做饭供老师(就是要宴请建造师傅,不像现在出钱就行),是亲手参与造好了我们的家。 后来,老房子的前门朝东左侧,另外还买了一间地基当做厨房,我们都叫小房,本来也有很大的平方,为了成全前方邻居,让他们的两间房子可以方方正正,用靠他们一面一层的墙壁就是同墙的条件,把六尺长的面积白给了他们,他们男主人原先在外省工作,也是在老爸的帮助下全家迁回永康。

我23岁那年,屋漏严重,他那企业家儿子和女婿,都是五大三粗的,还吵着不让我们造屋顶,其实他们早已经住在别处,如今他家人也都知道自己当年过分了,对老妈很是友好。 我们房子的后面的两户人家也都很是极其靠近我们家,严重影响采光,依然是善良的父母不争不吵,也是我23岁那年,因为老房子那泥土的墙壁被风雨和那一户人家的生活用水的冲刷下已显斑驳,不得不粉刷上水泥灰沙,现在这两户也都是外地人住着了。

我们的老房子的楼下是租给人家当储藏室,老妈原本住在市区的套房,前些年,说老了,回老窝了,也需要给腰腿减负免得爬楼梯,因为年轻时苦力活太多,做过工厂锅炉车间装卸工,公社谷仓搬运工,担柴,推独轮车和近7亩田地的农活,带大五个孩子的辛劳等等,落下一身病痛,所以住回芝英的老房子里,就是那小房,老妈说接地气。 老房子门口的那别样的木头屋檐还在,屋子也还满满的留着属于我们的岁月痕迹。

楼上还有一箱箱的一袋袋的我们穿过的衣服,读过的书、课本。 楼上还有一个没送人的谷柜,那是放假时由于是大家庭床不够,妈妈会铺上被子让我们当床的柜子,现在已经被妈妈放进了孩子们的曾经:一些书本信件、姐姐们的诗歌小说等书籍。 楼里还发现一纸箱我们小时候爱极了的连环画,还有诸如《山海经》、《科学二十四小时》、《婚姻与家庭》、《妇女》等等杂志,当然还有各类属于我们当时的青年杂志,要知道那时候左邻右舍很少有这么多书本的,有的那时要写个字还向我们家借笔。 有次回家,看到楼上好乱,原来多年被屋漏困扰的老妈已经安排换成了琉璃瓦,她想整理书本和还没丢弃过的过往,据说还整理到一个姐姐高考时跳出农门人家送的红包。

一个屋角醒目的挂着妈妈的纺车,当然零件散落是无法再工作了。

有一些农业用具,如那晒谷子的地蔑垫,看到了就浮现小时候的收割收晒场景。 还有那被拆解了不完整的古老花床,我还记得小时候我们姐弟几个,曾经从花床往没楼板钉好的那一处往上爬,再躲到楼上稻草柴火堆,爬上爬下的搞乱嬉闹,想想当年的老妈带大5个年龄接近的孩子是多么的容忍,多么的不易。

我刚刚工作时一位前辈同事,也是老妈的同学曾经和我说:当年你妈比你漂亮100倍等等。 按现在的话,那意思是当年的校花,是学霸。

出嫁后辛劳一生:她学会了太多中华传统妇女所拥有的技能,学会了种棉花,纺纱织布印染,还上门帮人裁衣缝制,还学会了所有农活和家务,样样出色。 年轻时老妈做过邮差,当过老师,当过工人,只是每次都错失机遇,相反那些不识字的妇女,工作没她出色的倒有了退休福利晚年无忧,不过,她可一点不介意,说是若自己也拥有退休工资的话,可能现在生活还更不如也不一定,颇有些塞翁失马的意味。

老房子周遭的老朋友已经越来越少,走的走,去的去,我想住在那里,老妈和还在的老朋友都得常常面对那些伤感,也不太好,可惜做儿女的无能为力,因为那里对于老妈是特有感情的,有归属感的。

现在看到的更多的是来自外地的为我们家乡发展做贡献的人们,他们来一波走一波,给我那从不曾远游的母亲带来不同的情谊与乡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