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于故乡院子的文字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儿童文学 28浏览

遗失于故乡院子的文字

  唯有门前镜湖水,不改旧时波……    这其中的着实叫人回味无穷。 为此,每读到这句诗,我便想起遗落在里那一个个记忆。 我故乡的小院不大,位居在村子的中央,房屋后有一天东西的马路,像一条血脉,流动着我们的足迹!    风雨无情,说起我故乡的小院,在我的记忆里也是几经的变化,从我记事起,在这院子的西边,曾有一个不大的小土堆,高足有半房子高,在这上面长着几棵枣树,每年春,枣树春来的似乎很迟,在其他的树木已是一片翠绿时,在他们的身上似乎看不到春的气息,好像在等待什么。

于是,谈到人笨的时候往往会比作是枣树,我想,也是它慢绿的缘故吧?    然而,当春色满院,一片哗然,就在人们即将要忘却它们在存在的时候,枣树却不经意的长出绿芽,不大,翠的清澈,决不亚于其他的绿意。

其翠依然叫人期待的很,散落在蓝天的树叶,一如是在花被上修着的那么的迷人。

特别是开花的时候,香气迷人,缕缕的香气会随着一缕缕的轻风弥漫整个小院子,引来许多的蜜蜂与花蝶,小时候的我们,生性似乎与这蜂蝶有着许多难以说出的结缘,男孩们便会想尽不同的办法捉弄蜜蜂,便会追赶,这看似的一份常见,但一次次成为我幼小最好的记忆!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枣树的皮很厚,就像是农人手上磨出的茧,树木很硬,我们人每每比作谁是一个硬汉子的时候会把他比作枣树,我身为男儿,当然枣树这一份骨子里的硬朗之气!    就是这样,一些事情看来与自己无关,但是,在静穆的时刻,这些无关的记忆总会像是一个个符号温馨着我们的心绪,或许在若干年之后,这份无关的记忆会成为我们梦里的,而一次次地触动我们的初心,叫我们在心里默念,在笔下轻抚,在中寻找!    生性不爱动弹的我,心思却从没有的止步。

在一年春的某日,我会趁着上地的时候独自爬在这院子的小土堆上,伫立在树下,仰面望着头顶上的蓝天与,土堆增加着的我的高度,枣树却给予我无限的遐思。

一次,趁着家人不在,我居然爬上了这枣树上,皮肤都磨的红红的,坐在树杈上的我极目远眺,谁知一眼就看到村子的全部,也许这是我第一次远眺遇到的远景吧,当时的我,一片恍然,在心里暗暗的羡慕起来自山间的蝴蝶与蜜蜂了,是的,它们虽小,但是,它们却能见到这个远处的风景。

而于我而言,也是从那一刻起,开始了自己人生远望的追逐!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一句话,起这个走在自己生命中的这些符号,心里依然在那份与大的赐予,于是,在回忆起这些院子的足迹的时,我一样会想起与自己曾朝夕相处的树木,它们虽然没有与我说过一句话,可是彼此间的一份情愫却成为了我一份份记忆的依恋,让我在心底感知这份人生的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    故乡院子的大变化,是在改革开放后的第二年,因为在我们农村实行了连产承包制,为了把院子变成一个麦场,在次年的春,父亲就把院子那个小土丘全部推平,枣树也随之被砍伐,从此,这枣树就成为了我们院子里的一份记忆,并寄存于我们生命里。

    我家的故园,自然气息很别致,像是我们生命里的一部书,我们读着它长大,这院子里的枣树,土堆亦可以称得上是这院子里的一个章节。

虽然是一份很平淡的,但是,却像如同是一份流淌在我们生命的血液里,给予我无限的遐思。

于是谈起这些,我想凡在这里的人都会津津乐道,都有一种说不出的一些情怀与,如今,再写到这故园的文字,或许也是因为这份生命的情深在其中吧?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一切在光阴的碎念里走过,遗失在这故乡的文字承载我许多欢欣与!    由于我们相继组成自己的,父母也把家里的田地分给了一些有能力的人耕种,院子渐渐地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做为麦场的院子又一次被父母变成了一个菜园地。

院子里也长满了绿绿的植物,每每春来,总会吸引无数的蜂蝶,春的繁华在这里是可以想象出的模样!    是的,我不曾一次地在文字里写着这故乡的文字。

尤其于我故乡在他乡,在某种时候理解了慕容曾在《》所述那故乡的心结: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的晚上响起。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望,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 后,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离家多年,那些遗失在我故乡院子里的文字如记忆般也一次次堆积起来。

就在我家院子东侧,有一口老井,据将已经好多年,供养着我们村里几百号人。

说来也很神奇,这泉水清新而甘甜,水量也十足,不论多么的干旱,这口井水一样的充足。 我的父亲常常以此自豪,每每都要在井台旁边写一个联:吃水不忘挖井人。

许是父亲对于挖井人的深深的吧?在井旁边长着大树,春夏秋我们一家人和邻居们都会在这里吃饭,闲聊,渐渐的这口老井就成为了我生命里故乡院子一部分记忆!    如歌,每每回想起这故乡的文字,这个自然式的院落,院落里的老井,枣树,土堆及菜园地,麦场皆会如数的出现在我的笔下,脑海,我的人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