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香小农女:王爷送上门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儿童文学 199浏览

制香小农女:王爷送上门

正文第二百五十一章:月黑风高夜[更新时间]2019-07-0716:06:01[字数]2093睿亲王府的动静一下便传进了丞相的耳朵里,白丞相想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此时一时间也无法想到到底是发生了何事,只让人细细的看着不要节外生枝便是了。 前些日子姜毅锒铛入狱,虽然是没有牵扯到他,但是于是这时候越是需要明哲保身。

段鄞周见到皇帝之后,立刻将这件事情同他说了,却见皇帝的眉峰狠狠地蹙着,不是愤怒的情绪,多了一些段鄞周没有办法看出来的意味。

“睿亲王兄,你是否有过时间觉得自从秦云萝那女子出现之后,一些事情便也纷至沓来,不是同阿臻相关,就是将阿臻拖到了这些事情里面,就算是从这件事情这般看,朕也不认为她配得上阿臻,你可是懂朕的意思?”段鄞周的瞳孔跳了跳,看向上座着一身龙袍之人,不知晓他现在提出这件事情到底是为何。 “朕终将老去,皇子之中能力出众者有,但是若是想要拔尖却是找不到几个,阿臻必定不可能只沉溺于儿女长情之中,秦云萝会成为一个负担。

”段鄞周被皇帝说的心摇动了几分的,但是又想到之前段行臻离开京城时候说的那些话,段鄞周却是再也不犹豫了,而是开口说道。

“圣上,这些事情便交由他们小辈去说,阿臻也不是那般不识好歹的性子,定然能够理解皇上的一片苦心,不会让皇上失望的。 ”皇帝听闻这话也知晓了段鄞周的决定,当下也不再多说什么。 “微臣今日前来便是替阿臻求个恩典,他查到武陵侯以权谋私,做了一些大动作,所以想要留在扬州城那边调查,还请皇上恩准。 ”“这难道不是想要继续同那女子在一起而找的借口吗?或许还是为了维护那女子而已?”皇帝直接毫不客气地说道,“阿臻同丞相府大小姐的婚期将近,朕只给他十日的时间,若是十日没有查出任何消息,便即刻回京,并且,还要将那女子交出来,日后不再过问。

”段鄞周只是犹豫了一瞬便也直接答应了下来,他对段行臻倒是自信的很,皇帝的脸色更沉。

段鄞周同皇帝的这一番对话,也以不同的方式传开了去,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面。 丞相府,青天白日里书房门紧闭,白丞相端坐于椅子之上,曲着一根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椅背。 “若是如此的话,便是有意思了。

”巫马没有开口说话,这些日子他都一直在观察着睿亲王府的动静,现下总是露出了一些端倪。

“你即刻前往扬州城,替段世子与那女子找些麻烦,若是不小心闹出了人命,也不是什么大事。

”丞相此时给人的感觉便是一条蛰伏在阴暗处的毒蛇,只等着一个机会就能够将人置于死地,巫马是能够直观这种感觉的人。 扬州城,大雪断断续续的下了那么几日之后,倒是停了下来,现在歪歪头正出了太阳,温度更是下降了许多,秦云萝整日里待在院子里都不愿意出门。

段行臻见她如此也就由了她去。

“这些日子多加一些人手守在她身边,不能够出一点差错。 ”临风看了一眼暖洋洋躺在榻上的秦云萝,然后才说道,“世子是怀疑武陵侯还会下手吗?只是武陵侯若是下手的话,又何至于如今都没有动静?”段行臻摇了摇头,透过上千里距离,还有无数道城墙,看向京城的方向,“武陵侯现在不会动手,但是京中有些人却是坐不住了。

”临风瞬间懂了段行臻的意思,“属下明白,定会让人好好地守着别院,不让一只苍蝇飞进来。 ”待要离开的时候,临风想到至今还没有消息的白念还有香坊伙计众人,这才开口说道,“世子可是需要派人再探一次侯爷府,若是他们存心藏人,定然是不会将人放在表面的。 ”这件事情也着实有些麻烦。 “这件事情未必和武陵侯相关,这些日子你亲自盯着赵浅浅,不要放过一丝一毫的小细节。

”临风点头,然后这才离开。 秦云萝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起来,见段行臻看过来微微一笑。

“可是京中那些人又要按捺不住了?”段行臻走过去坐在秦云萝的身边,只听见她又说道,“这一次你在这里定然是不会出什么事情的,那些个人不过是跳梁小丑,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

”段行臻深深地看向秦云萝,秦云萝微微一笑,蓦的将段行臻的头压下,然后靠过去,嘴唇靠近段行臻的耳边。

“是不是有些惊讶?”段行臻将人锁在怀里,然后才开口说道,“我很开心。

”秦云萝蹭了蹭,再也没有说些什么,人生在世,难能可贵有一人懂你疼你,段行臻之于秦云萝已经足够了。 这三日内,别院守着的侍卫还有暗卫不知道处理了多少波想要潜进来刺杀的人,也果然做到了临风所说,不会让一只苍蝇飞进来。 武陵郡。 自从那日在侯府之中,武陵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之后,赵浅浅是再也不敢前去寻找武陵侯了,那日那般闹腾也闹了风寒,整日里待在院子里没有出门。

病好了之后,出了院子这才知晓发生了何事,她没有想到武陵侯竟然真的将这件事情捅到了京城,若是她的身份暴露出去的话,那......赵浅浅原本便已经有些慌乱的心神更加的慌乱,若不是这件事情的话,她还能够托一些时间,至少能够撑到秦云萝被治罪的时候。 只是现在事情闹得越大,对她就越不利。

赵浅浅想了想,立刻就回了屋。 深夜,一道黑影飘了进来,赵浅浅的脸上顿时浮起了喜意。

“这是银票。 ”赵浅浅将自己这些日子以来存的一些银两全都拿了出来递给来人,“你去将那些已经被绑的人全部解决了。 ”“杀人灭口,毁尸灭迹这些事情应当是不需要我交代,对吗?”原是娇柔温软的声音,此时此刻多了一些毒意,让人心底发寒。 男子收了钱,跃出院子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赵浅浅的嘴角微微勾起,心到底是放下了一些。 之后,她能够做的事情便也只是等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