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0章 遮天遮不住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儿童文学 21浏览

第3760章 遮天遮不住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旻天冷笑一声,向着秦朗一下子抓了过去,秦朗这个时候自然再度催动维度跳蚤,但是不知道为何,当秦朗催动维度跳蚤的时候,这个遮天手竟然一下子罩住了秦朗,好像忽然间在秦朗身体四周形成了一个非常独特的空间,在这个大手遮盖的范围之内,秦朗根本无法从这里逃脱!这简直是太诡异了!秦朗一下子就陷入了这遮天大手的掌控范围当中,这地方简直就如同一个囚笼一样。 秦朗觉得十分诡异,这分明是旻天“无中生有”地创造了一个空间,一手掌控的空间,而秦朗现在就如同佛祖手中的猴子一样,无论怎么腾挪,都无法逃出这个空间。

这不对劲!维度跳蚤可是能够超越诸层次宇宙空间法则力量的东西,这可是神秘之物,任何空间法则都无法限制其行动,除非——旻天这厮动用的也是神秘力量!这可就有趣了!旻天这个家伙一直都在跟开天族“合作”,而且摆出一副对神秘之物不感兴趣的姿态,似乎只要开天族的修士不在的第七层次宇宙中放肆就行了。

但是,谁知道旻天这家伙竟然也拥有神秘之物,这摆明就是欺骗啊。

旻天,这家伙可真是有些意思,竟然将神秘之物都异常得如此深,连开天族的修士都给骗过去了。

不过,这也证明了神秘之物之间的确是有所谓的感应存在的,秦朗现在岂不是跟旻天交锋了么,说明神秘之物的感应促使了他们的交锋,不过现在秦朗已经被困在了旻天的“遮天手”范围之内了,这让秦朗有些郁闷,但是问题既然已经出现了,他总是要想办法解决才行,如果真的被旻天给困死在这里,他可就倒霉了,旻天可以动用整个第七层次宇宙的资源和力量,这可是相当吓人的。 “旻天,你这究竟叫遮天手,还是叫神秘之物呢?”秦朗向旻天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也拥有神秘之物吧!嘿嘿……”“嘿嘿~秦朗,你知道这个事情的话,只会让你死得更快而已!现在,你已经被我遮天手控制住了,现在我就将你擒住,然后慢慢将你镇压到死,也许这个过程很漫长,可能会经历百万年、千万年的时间,希望你有思想准备,不要以为得罪我之后还能轻轻松松地生活下去!”旻天这个时候相当愤怒,秦朗竟然知道了他的秘密,那么就更加不能让秦朗存在下去了。

“遮天手?好吧。

”秦朗说道,“看你是否真的可以将我遮住!不过,我要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的眼!破!”秦朗再度催动小维跳蚤,顷刻间出现无数的真身,似乎要从这遮天手的范围之内找到突破的地方,但是旻天认为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这所谓的“遮天手”实际上就是旻天得到的一种神秘之物,其实就是一根指骨,传闻是开天始祖的一根指骨,拥有十分强大而神秘的力量,旻天之所以能够阴阳融合,将另外一个“宿敌”给融和了,其实也就是靠这一根指骨的特殊力量,否则他怎么可能轻松击败另外一个“自己”呢?这就好像元始是很难轻松地击杀幻绝一样。

遮天手?不过就是旻天的一个掩饰而已,实际上他真正的凭仗就是那东西的神秘力量,否则面对秦朗这样的怪胎,旻天虽然实力上更胜一筹,但是却无法真正压制住秦朗的。 秦朗的维度跳蚤,自然是没有办法突破遮天手的掌控范围,尽管秦朗这其中左冲右突,但是却是没有任何办法,这是神秘力量掌控的范围,可不是任何空间力量。

旻天禁不住笑了起来,他的“遮天手”果然是有遮天的力量,完全可以将秦朗的维度跳蚤克制住,无论对方如何逃窜,依然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但是,就在旻天笑的时候,忽地他感应到遮天手的范围内出现了一个空洞,秦朗这厮竟然从那空洞中逃出来了!这是绝无可能的事情,但是却真正发生了!“旻天,你的遮天手固然是厉害,但还是遮不住我的眼啊!”秦朗用调侃的语气向旻天说道,“既然你的遮天手已经困不住我了,倒不如我们再好好地谈谈?这个时候,你总得承认我还是有跟你谈判的本钱了吧。

”“是的,你的确是有跟我谈判的本钱了。 ”这个时候,旻天也没有继续向秦朗发动攻击,这时候旻天好像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有如此多的底牌,不过我之所以暂时放过你,并非我不能压制你,而是因为不想被开天族的修士在一旁窥伺而已,它们还等着我们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呢,既然是如此,今天暂且放过你,他日再跟你好好算账。 ”的确是有开天族的修士靠近了,秦朗也已经感觉到了,这个时候连秦朗也知道继续跟旻天作战已经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了,所以秦朗也停了下来,然后向旻天说道:“我同意暂时休战,不过旻天你不防好好地考虑一下之前我的提议,我只是想要你确保一下底层修士和微观宇宙层次的生灵可以在第七层次宇宙拥有平等生存的权利,仅此而已。 如果你答应了我的条件,我们还可以好好地合作——”“我根本就不想跟你进行任何形式的合作!”旻天毫不客气地打断了秦朗,“我是这里的大主宰,唯一的主宰,这里的一切都应该是我说了算,没有任何人可以让我做出退让,更改我既定的法则,你自然更加不能!在第七层次宇宙中,我用寿元来衡量一切,制定规矩,就是确保整个第七层次宇宙的生灵都完全处于我的掌控之下,他们无论是生还是死,都必须为我所用,所以你不用想什么平等存在的可能,我不喜欢这样的规矩,这一点你要明白!”“我相当明白了。

”秦朗点头说道,“也就是说,如果不将你击杀,你是永远都不会更改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