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猪一样的队友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儿童文学 163浏览

第343章 猪一样的队友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台塑集团。 “董事长,不好啦!”一名公司经理心急火燎来到王泳庆的办公室,甚至来不及敲门便冲了进来。

“温经理,进来之前不会敲门?到底是天要塌了?还是说你越老越不懂规矩。 ”办公室内,除了王泳庆,王文洋和王文祥两兄弟都在场。 其中王文祥更是恶言相向,而且他这番话并非为的自己,而是为最有可能继承家业的王文洋呵斥对方。 因为日后王文洋接手王家这份家业,是肯定要通过打压这群老臣子以儆效尤。

这位温经理脸色僵硬了几秒,选择无视两兄弟的存在,对坐在两人中间的王泳庆说道:“董事长,我们公司的股价突然跳水,间接为公司带来30%左右的损失,具体数目会计部正在核查。

”“为什么会这样!你们不是有专门人负责看着的吗?这点事都办不好,我看你这个经理也没必要了。

”王文祥再次跳了出来,举手就是一番指指点点。 温经理不耐烦看了他一眼,这个王文祥就是混吃混喝的角色,就连王泳庆都不愿意让他到公司做事,哪怕只是挂一个闲职,品行的恶劣无需多说。 见到对方类似挑衅的眼神,王文祥脾气蹭蹭上涨,用手指去戳对方说道:“问你话啊!”“够了!”王泳庆一声深沉,王文祥马上退了下来,不过对温经理还是没有半点好脸色,王泳庆开口问道:“怎么回事?”“技术部那边反映,我们公司极有可能被资金大鳄狙击。

”温经理将整合的资料交到王泳庆手上,站在一旁介绍道:“其实技术部在第一时间就做出对策,但是对方团队的专业性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比拟,将损失滞留在30%已经是他们的极限。

”“到底是什么人!”王泳庆喃喃自语。

原本有些老人混沌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同时心里面不断排除可能的对方。

商业对手专门找人对付‘台塑’?王泳庆下意识摇了摇头,这个理由基本可以排除。

‘台塑’虽算不上一家独大,不过在同行中的优势还是非常明显。

其他公司防备‘台塑’的打压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自动做这种螳臂挡车轱辘的事。

难道是公司的其他董事所为?这一点的可能性稍微高上一些。 ‘台塑’的董事多达十数位,其中占大股权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他本人,一个是‘台塑’前身‘福懋’的创办人永丰余何家,剩下那个就是台纸创办人张清来,这两个人都极有可能影响他的地位。 当然,如果永丰余何家和张清来真的用这种手段挤兑他,他们自己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特别是目前公司的运营一切正常,这两个人就算真要出手对付他,必定会为自己营造天时、地利、人和至少一个优势,除非是可以一击即中,否则他们绝对不会贸贸然出手。

“到底是谁!”苦思良久,将怀疑的对象一一排除,王泳庆始终没有半点头绪。 按了按太阳穴问道:“有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董事长!温经理!”这个时候,一个工作人员敲响办公室房门,得到同意之后就走了进来。

“董事长,我们查到公司受狙击期间,证交所那边曾经出现了骚动,听说是受到一个姓叶的所谓股神带动,那些股民也从我们公司捞了一笔,不过相比这次的狙击事故,他们的成交量只占了极小的份额。 技术部说不排除这个姓叶的人,就是狙击我们公司的团队的接头人。

”他是温经理派出去调查事故原因的下属,原本打算将调查到的内容在私底向自己上司禀明,现在见到温经理朝他打眼色,马上会意并当着众人面禀明情况。

“姓叶的?”被晾在一旁的两兄弟,听到这个姓不由想到一个人,他们之间还产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

“你们知道这个人?”王泳庆眼光何其毒辣,仅从两人一丝隐晦的神色,就看出这件事很可能跟他两个不成器的儿子有关。

“不认识,只是比较好奇这个人是谁,姓叶的既不是呆湾的大姓,而且我们的竞争对手中,好像也没这一号人物。 ”王文洋直接隐瞒昨晚在酒会上发生的事。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有自己的一套定义。

如果这件事跟叶景诚无关,那他说不说都不会有影响。 如果这件事和叶景诚有关,那他们就真的王泳庆闯下一个大祸,被知道了就难免一番兴师问罪,所以最好是尽量回避这个问题。 最起码王泳庆不去点破这件事,他还可以留有部分余地。 “嗯。

”王泳庆点了点头,对王文洋这番话表示认同。

哪曾想,原本应该终结的话题,随着王文祥的一句提醒,将它重新绕了回来。

他对王文洋说道:“大哥你不记得了,昨晚酒会打你那个人就是姓叶的,你不是还说黄大少今天会帮你报仇吗?”被王文祥横插一道杠,王文洋没郁闷直吐老血。 他现在只想说出一句后世总结的话语:“不怕神一样的对象,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王文洋恨不得掐死这个亲弟弟,一个人就是再不经头脑说话,起码应该看一下环境吧?现在公司被人侵吞30%的价值,不是平时问家里拿十万八万去潇洒,后者的严重性他们根本无法承受。 原本这件事现在不提就当撇过,即使王泳庆日后查到和他们有关,这个‘罪名’也不至于太严重。

现在王文祥这么一爆,真和他们有关系就等着受靶吧。

如果不是两人不是同一胞所生,王文洋甚至怀疑王文祥这番话,是针对他日后继承家族产业的阴谋。 果然,听到王文祥这番话,王泳庆的脸色唰的一声冷了下来。 一不可置疑的语气道:“将这件事说清楚。 ”王文洋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任由不带半点脑子的王文祥发言,说道:“昨晚我们去了金马奖的酒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