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日记Ⅱ(记录我这两年的经历)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儿童文学 130浏览

我的人生日记Ⅱ(记录我这两年的经历)

  跑路是一种病Ⅱ第一章||歹念  时间,2019年4月4日晚上11时  地点:皇冠赌场一楼美金厅  我无力的将牌扔给荷官,转过头看了看站在身后的阿超一眼,此时的他带着一脸的严肃与厌恶,在开出结果后,他看都没再看我一眼,转过身便朝卫生间方向走去。

  一起走的还有天哥和小培,都是如他一般,不带丝毫犹豫的转过身,冷酷而决绝。   我想要紧跟起他们的脚步起身,却发现自己像是一条被打了七寸的毒蛇一般,浑身上下瘫软到只想缩成一团。   这是我来越南的第二十二天,也是倒数第二天,积攒了近一个月的运气,终究还是在这一刻彻底翻转了回来。

此时的我脑袋嗡嗡作响,突然眼前就浮现出半年前的某个晚上,坤哥一脸苍白的面孔。   他用同样虚弱的身形跟我喃喃说,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了,老四,终于还是到这一天了。

  双手按住桌子,我用最后一丝力气强撑着站了起来,原本相谈甚欢的同桌赌友此时已经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下一把,起初他们对我的赞赏有多热烈,此时就有多么冷漠。

  我自嘲着想,他们应该也在心底窃喜着,瞧,这傻x,打三宝打这么猛,你不死谁死?  短短一年的时间里,我对待赌博,已经从起初的庄闲,彻底病态到了如今变态般执迷于三宝的地步。

不知从何时起,这简单的庄闲游戏突然就再也无法勾起我急于求成的理想,如今面对那一靴靴毫无章法却摄人心魄的八副牌,放眼望去,似乎每一把都像是要出对子的样子。   浑浑噩噩移步来到卫生间,阿超他们早已不见了踪影。

用双手捧起水胡乱在脸上冲了一下,抬起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我几乎吓了一跳。   此时的我眼睛充血,嘴唇干涸,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看起来像极了在赌场赌了两天两夜的模样,然而从进赌场到现在,也不过过了一个小时而已。   还算冰凉的水浸入我不堪的肌肤里,终于舒缓了紧绷的神经与喉结,再抬起头时,我已经放下了对这场失利的执念,开始想着如何处理接下来的烂摊子。

  欠小培两千五美金,换算一下大概是一万七左右。   欠阿超两千美金外加抵押了他的护照,换算一下大概两万五左右。   骗了家里五万,抵押自己的护照两万五,朋友钱零零散散加起来一万.......还有什么呢?想不到了,但绝不止这些。

  虽是电光火石间在脑海中掠过,但我却突然又变得头疼无比,强装镇定的再冲了一把脸,我揩了揩挂在脸上的水珠,慢慢朝外走去。   出了门,他们三人倚着墙正窃窃私语,见我走出赌场后,交谈顿时停了下来,他们齐刷刷看向我,眼神里充满了期待与一丝不解。

  我懂他们的期待,无非是不好意思跟我开口:老四,什么时候还钱啊?  我也懂他们的不解,一个保持良好习惯的赌徒,怎么就在今天突然的就又丧心病狂了起来。

  我咳嗽了下,努力调整虚弱的喉咙,随后用毫无底气的沙哑声音跟他们承诺道,明天平账。   气氛顿时缓和了很多,他们开始说着我对于三宝的偏执,我机械般应付着,眼睛始终盯着出口,盼望着出租车能快些到来,将我带出这令人作呕的地方。

  片刻后,出租车载着我们平缓行驶在了前往酒店的路上。 行在途中,坐在副驾的小培终于还是不放心的继续跟我说,老四,我没有别的意思,你真能保证.......  我在他开口的一瞬间便打断了他,冷漠的说,放心吧。 明天一准到。   他精心酝酿的说辞被我打断,只能通过调整坐姿停止剩下要说的话,车内随后再次陷入了沉默。

  我拿出手机发了个信息给阿超说,回去收拾东西,准备跑路。

  阿超看着我笑了笑,一脸不以为然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