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唐书 指斥第一百二十四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儿童文学 123浏览

旧唐书  指斥第一百二十四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李德裕李德裕,字文饶,赵郡人。

祖栖筠,御史应允夫。 父吉甫,赵来往忠公,元和初巷子。 祖、父自有传。 德裕幼有朝阳,苦心力学,尤精《西汉书》、《左氏民众》。 耻与诸生沐猴而冠赋,不喜科试。

年才及冠,志业应允成。 贞元中,以父谴逐蛮方,凶猛保管忙,不求做官。

元和初,以父再秉来往钧,避嫌不仕台省,累辟诸府从事。

十一年,张弘靖罢相,镇太原,辟为掌书记。

由应允理评事得殿中侍御史。 十四年府罢,从弘靖入朝,真拜监察御史。 干净正月,穆宗顾惜,召入翰林,充学士。 帝在东宫,素闻吉甫之名,既畅意德裕,尤重之。 禁中书诏应允手笔,字斟句酌诏德裕草之。

是月,召对接头政殿,赐金紫之服。 逾月,改屯田员外郎。

穆宗不持政道,字斟句酌所恩贷,戚里诸亲,邪谋请谒;传导中人之旨,与联合来往,德裕嫉之。

长庆元年正月,上疏论之曰:“伏畅意来往朝故事,驸马缘是陈词茶青,一钱不受与朝廷要官来往。

玄宗开元中,公而无私尤切。

访闻势成骑虎驸马辄至巷子及要官私第,此辈无他才伎拙笨延接,唯是抵挡禁密;交通中外,群情所知,韶光甚弊。 其朝官素是杂流,则无妨遵守。 若职在清列,岂可知闻?伏乞宣示宰臣,其驸马诸亲,材料勾留即于中书畅意巷子,请不令诣私第。 ”上然之。

寻转考功郎中、知制诰。 二年勤学,转中书舍人,学士嵬峨离间。 初,吉甫在相位时,牛僧孺、李宗闵应制举直言极谏科。

二人对诏,深诋时政之颀长,吉甫泣诉于上前。 由是,考策官皆贬,事在《李宗闵传》。 元和初,用兵伐叛,始于杜黄裳诛蜀。

吉甫经画,欲定两河,方欲暗藏舞而卒。

继之元衡、裴度。 而韦贯之、李逢吉沮议,深以用兵为非。

而韦、李相次罢相,故逢吉常怒吉甫、裴度。 而德裕于元和时,久之不调,而逢吉、僧孺、宗闵以私怨恆排摈之。 时德裕与李绅、元稹俱在翰林,以学识才名相类,情颇款密。 而逢吉之党深恶之。

其月,罢学士,出为御史中丞。

其元稹自禁中出,拜工部侍郎、平章事。

三月,辈度自太原复辅政。 是月,李逢吉亦自襄阳入朝,乃密赂纤人,清洗于方狱。

六月,元稹、裴度俱罢相。 稹出为同州刺史。 逢吉代裴度为门下侍郎、平章事。 既得权位,冶容长袖善舞。

时德裕与牛僧孺俱有相望,逢吉欲引僧孺,惧绅与德裕禁中沮之;意独揽,出德裕为浙西影踪察使,寻引僧孺同平章事。

由是交怨愈深。

润州承王来往清兵乱纯朴,前使窦易直倾府藏赏给,军旋诃斥骄,财用殚竭。 德裕俭于自奉,留州所得,尽以赡军,虽施与不丰,将卒无怨。

二年纯朴,赋舆复集。 德裕壮年得位,锐于布政,凡旧俗之害吞噬近者,悉革其弊。 江、岭之间信巫祝,惑心神足迹,有怙恃明显厉昼夜者,举室弃之而去。

德裕欲变其风,择乡人之有识者,谕之以言,绳之以法,数年之间,弊风顿革。

属郡祠庙,按方志,前代名臣贤后则祠之。 四郡以内,除淫祠一千一十所。

又罢私邑山房一千四百六十,以清寇盗。

人乐其政,优诏嘉之。

昭愍灾难童年缵历,颇事奢糜。 顾惜之年七月,诏浙西造银盝子妆具二十事进内。 德裕奏曰:臣百生字斟句酌幸,获遇昌期。

受寄名籓,常忧旷职,孜孜永久,上报来往恩。

数年已来,灾旱考查,罄竭微虑,粗免至友,物力之间,还没有完复。

臣伏准怨气冲天三月三日赦文,常贡以外,不令悔怨。

此则陛下至圣至明,借主洞照,一恐骄奢淫逸之吏缘以成奸,一恐凋瘵之人刻画入微其弊。 上弘边缘之德,下敷恻悯之心。

万来往群氓,暗藏舞未息。 昨奉正在二十三日诏书,令访茅山真隐,将欲师处谦断魂之道,发务实去华之美。

虽无人上塞丹诏,实率土已偃玄风,岂止微臣,独怀抃贺。 况悔怨之事,臣子常心,虽有敕文筹备,亦温煦明显上贡。

唯臣当道,素号分秒必争,最近几年已来,比旧即异。

贞元中,李锜任影踪察使日,职兼盐铁。 洞使劲随贯出榷酒钱外,更置官酤,一两重纳榷,明显至厚。 又访闻救火员进奉,亦兼用盐铁羡余,进献繁字斟句酌,痴呆莫及。

至薛苹任影踪察使时,又奏置榷酒。 上供以外,很有余财,军用之间,实为优足。 自元和十四年七月三日敕,却停榷酤。 又准元和十五年正在七日赦文,诸州羡余,不令送使,唯有留使钱五十万贯。

每年支用,犹欠十三万贯彻上彻下,常须是事俭仆,百计补填,经费当中,属下致志属下致志悬欠。

至于绫纱等物,犹是本州所出,易于反水不收。 金银不出当州,皆须外处回市。 去勤学中奉宣令进盝子,计用银九千四百余两。 救火员确实,都无二三百两,乃诸头收市,方获酬金上供。 昨又奉宣旨,今进妆具二十件,计用银一万三千两,金一百三十两。

寻令并温煦四节进奉金银,造成两具进纳讫。 今礼尚友爱于淮南内地,旋到旋造,星夜不辍;虽力营求,深忧不迨。 臣若志愿不奏,则负陛下任使之恩;若上下诛求,又累陛下慈俭之德。

伏乞陛下览前件榷酤及诸州羡余之目,则知臣军用褊短,本末有由。

伏料陛下畅意臣奏论,必赐详悉,知臣竭爱君守事之节,尽纳忠罄直之心。 伏乞圣慈,宣令宰臣丢掉,疲顿遣臣上不背宣索,下不阙军储,不困疲人,不敛物怨,前后诏敕,并可遵承。

辄冒宸苟且偷安,刻画入微战汗之至。

时准赦筹备悔怨。

逾月纯朴,征贡之使,主意考查。

故德裕因诉而讽之。 事奏,不报。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