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妻 第二百零一章有备而来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儿童文学 120浏览

龙王妻 第二百零一章有备而来

我看着龙玄凌那嘚瑟的背影,嘴角也微微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心中想着,若实在教不好他,那就宠着吧,原本前世就苦,如今算是对他的一点点补偿,也不为过。 “安之,这被单我给换上新的吧。 ”莫香见龙玄凌去了洗漱间,就走了进来,要帮忙换被单。 “好。 ”我点了点头,让她进了卧室。 她进来之后,就开始麻利的干活。

我估摸着,莫香刚刚应当是看到我和龙玄凌在这屋里的举动,有些不好意思的退到了厅里,坐在沙发上等着她收拾好。 “安之,我都整理好了,我先下去了,对了,一会儿二少爷吃过了午饭,你就带着他去见南老板。 ”莫香临走之前对我说了一句。 “好。

”我想,南老板必定又是为了龙玄凌要娶我的事儿而头疼,要找龙玄凌好好谈一谈。 “我不去。

”我和莫香正说着话,龙玄凌就出来了,一边擦拭着他的头发,一边冷冷的说了一句。 想必,他也猜到了南老板要说些什么。

“二少爷,南老板说了,您务必要过去一趟。

”莫香有些为难的看着龙玄凌。 “你就去告诉他,我和他没有什么好谈的,除非他要给我们办婚礼,否则,我不会再去见他。 ”龙玄凌说完,就坐到了沙发上,开始给我盛粥。 莫香立在矮桌前,看看龙玄凌又看了看我,似乎是想让我劝劝龙玄凌。

换做从前,我或许会劝,只是如今的我,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同情心泛滥的我。 我记得,芸娘曾经说过,随便劝人原谅,是会遭五雷轰顶的,因为你没有承受过对方的痛苦,你不知道,对方所受到的伤害,他的心里可能被伤的千疮百孔,而你却不咸不淡的来一句“原谅他吧”,这是极度自私狭隘的行为。

“龙宇怎么说,你就怎么传话。

”我对莫香说。 莫香愣了愣,估摸着是没有想到我居然会这么说。

“还是夫人,最懂我心。 ”龙玄凌说着,舀一勺粥,就送到了我的嘴边。 莫香见龙玄凌与我的态度已经十分明确,只能是乖乖下去。 我本以为,那南老板必定会因此而震怒,可结果莫香再回来时,却告诉我们,南老板答应了龙玄凌的要求,还说希望龙玄凌立即过去和他商讨这婚礼事宜。 龙玄凌和我立即相互对视了一眼,他跟我一样,有些懵,不知道为何对方的想法,突然发生这么大的转变。 “他真的答应,给我和安之办婚礼?”龙玄凌看着莫香,眼中带着不信任。 “是,南老板说了,二少爷您想要什么样的婚礼,都可以,不过至少该和他谈一谈。 ”莫香如实回话。

龙玄凌点了点头,牵起我的手,就说:“那我们过去会一会他吧。 ”说完,牵着我就朝着木梯口走去,我这一路下来,都在揣测着南老板的用意。 等到了南老板所住的那栋楼的正厅时,我便看到了凤卿瑶,顿时,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个南老板只怕是要从中作梗。

南老板看到我和龙玄凌过来了,视线就只是落在龙玄凌的身上。 “龙宇,你过来,和月瑶坐在一起。 ”南老板指了指凤卿瑶身边的空位,对龙玄凌说道。 龙玄凌却牵着我的手,站在南老板的面前,也不坐下。 “你答应给我办婚礼了是吗?”龙玄凌看着南老板直截了当的问。

“这事儿,慢慢谈。

”南老板说话很是迂回。

从他的这句话中,我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他只是把办婚礼当成一个幌子,把龙玄凌骗过而已。 龙玄凌自然也明白,拉着我转身就要走。 “龙宇!我说不办了吗?”南老板赶忙喊住了龙玄凌。

龙玄凌侧目,看向南老板。 南老板叹息了一声,然后冲着龙玄凌摇了摇头:“不就是个婚礼吗?你若是想办,爸怎么会阻拦?这姑娘叫洛安之是吧?你把口罩摘下,至少让我看看你的模样。

”南老板的这句话,让我的心顿时咯噔了一下,若是摘下口罩,他必定会认出我来。 见我站着不动,南老板不禁冷哼了一声:“有胆子勾搭我南鸿涛的儿子,难道就没有胆子露个脸吗?”“我不许你这么跟安之说话!”龙玄凌凝眉,瞪着南老板。 南老板这才闭了嘴,不过那双略微有些浑浊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我看着,我越是不摘口罩,他就越是觉得我有问题。 最终,我只能是硬着头皮将口罩给摘了下来。 当南老板看到我的脸时,先是一惊,紧接着便眉头紧蹙:“原来是你?你果真居心不良!”“你到底在说些什么?”龙玄凌自然不明白南老板的意思。 南老板冷冷一笑,指着我就说道:“这个女人,之前来过我们别墅,是和你哥哥的保镖顾少霆一起来的,那时候她就神神道道,还说自己来南新市是寻人的,怎么就这么偷偷摸摸的留在了这?说,你究竟有什么目的?”“我没有什么目的。 ”我说完,迅速想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因为,我要找的人就是白姑,我是白姑的弟子,之前因为一些原由,我没能跟她一道来南新市,如今知道她在这,我就寻来了,我只是不知道,这么巧,白姑居然在这别墅里。

”“哦?”南老板凝眉,看着我,那眼神分明就是对我说的话还半信半疑。

“好了,别管这些了,你不是说要谈婚礼的事吗?”龙玄凌看着南老板,直接岔开了话题。 “龙宇,我听说,她同那个顾少霆,走的极近,关系亲密无间,还多次逗留在顾少霆的房里。 ”一旁的凤卿瑶看着龙玄凌,突然开口说道。 “谁胡说八道,看我不撕烂他的嘴!”龙玄凌恼怒的叱道:“安之每天都跟我在一起,哪里有空,去找那个顾少霆?”“就是你同我游船的那日早上,好多人都看到了,如果你不信,现在就可以叫人过来验证。

”凤卿瑶说完,看向我:“洛安之,不如你自己说吧,你是不是单独在顾少霆的房里呆了许久?”凤卿瑶今日,明显有备而来,她就是想要破坏我和龙玄凌。